笔趣阁_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 《不灭战神》正文 第2030章 血赚
    奉子涵传音道:“四十亿魂石不是一个小数目,得给我一点时间。”

    “这不妥吧!”

    “万一现在我放了你父亲,等事情一过去,你出尔反尔,我找谁说理去?”

    秦飞扬暗道。

    因为一旦点头,就没有后悔的机会。

    总不可能说,现在放了人,然后没拿到魂石,神诀,神器,又反悔,想杀奉文海。

    这种荒谬的事,谁会理他啊!

    最关键。

    现在放了奉文海,等于就是得罪了上官凤澜。

    换而言之。

    这是一个有风险的决定。

    要是最后,人放了,魂石,神器,神诀又没得到,那他不就亏大了啊?

    所以,得提前杜绝一切的可能性。

    奉子涵闻言,很是不满,暗中怒道:“在我奉子涵的这里,还没有出尔反尔这四个字!”

    “这谁知道?”

    秦飞扬瘪嘴。

    奉子涵沉声道:“那你想怎么样?”

    秦飞扬想了想,传音道:“我掌握着一种控制神魂的秘术,只要你肯让我控制,我就相信你。”

    “这……”

    奉子涵神色一僵。

    控制神魂,不就等于把小命交到此人手里?

    “你放心。”

    “等你把魂石,神诀,神器送来,我自然会解除对你的控制。”

    秦飞扬暗道。

    “那我怎么知道,到时等你得到魂石,神诀,神器后,会不会出尔反尔?”

    奉子涵沉声道。

    秦飞扬传音道:“现在你只有相信我,才能保住你父亲的性命。”

    奉子涵沉吟片刻,暗中一咬牙,道:“好,我让你控制!”

    “我就喜欢你这种干脆的人。”

    秦飞扬暗笑一声,也没有避开大家的目光,直接演化出奴役印,闪电般没入奉子涵的天灵盖。

    因为这里除了火莲,慕天阳,慕青,都不知道奴役印,所以就算让大家看到,也不知道是什么?

    不过。

    虽说不知道是什么,但看见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大家脸上都满是狐疑。

    “奴役印……”

    “这家伙的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可怕啊!”

    慕天阳摇头一叹。

    “祖上,现在可不是夸他的时候吧!”

    “奉子涵是天榜第一人,如今被这混蛋控制,以后在九天宫,他还不横着走?”

    慕青暗哼。

    “错。”

    慕天阳摇头。

    “恩?”

    慕青微微一愣,转头狐疑的看着慕天阳。

    “奉子涵这样的天骄,怎么可能甘心让人一直控制着?”

    “惹急了她,完全有可能和秦飞扬玉石俱焚。”

    “而秦飞扬是个聪明人,肯定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想,他们两个一定是在暗中达成了什么交易。”

    慕天阳传音道。

    “交易?”

    慕青皱眉。

    慕天阳暗道:“你信不信,等下他就会放了奉文海?”

    “不可能吧!”

    “凭秦飞扬的性格,怎么可能留下奉文海这样的祸根?”

    慕青传音。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慕天阳暗笑。

    慕青皱了皱眉,抬头看向秦飞扬,半天不吭声,难道真和奉子涵在暗中谈条件?

    奉子涵也是毅力过人。

    众所周知,奴役印控制的过程,是很痛苦的。

    可她只是最初皱了下眉头,然后就跟没事一样,神色极为平静。

    等奴役印成功后,奉子涵暗道:“已经如你所愿,现在可以开金口了吗?”

    “不急。”

    “再等一会,免得让人看出来,我和你有私下交易。”

    秦飞扬说罢,便低下头,继续沉吟起来。

    时间一息息过去。

    上官凤澜终于失去了耐心,恼道:“姜皓天,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秦飞扬瞥了眼上官凤澜,缓缓地抬起头,扫了眼四周人群,随后望着高空,恭声道:“大长老,弟子很认真的想过。”

    “你说。”

    大长老的声音在高空响起。

    “有句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

    “现在,奉长老已经认错,并且也声称以后一定会改。”

    “而公子奉师兄和奉子涵师姐,为了救父亲,也是放下姿态,对我百般恳求。”

    “甚至下跪。”

    “师兄和师姐都做到这个份上,要是我还揪着不放,岂不显得我太不懂人情世故?”

    “所以弟子觉得,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

    秦飞扬道。

    此言一出,上官凤澜当即双手一攥,眼中闪过一抹怒色。

    四周的弟子却是一脸难以置信。

    奉文海这么对他,居然还放了奉文海,这人脑子没病吧?

    火莲和火易也是一脸错愕。

    他们也以为,秦飞扬会杀了奉文海。

    可结果没想到,居然说出这么一番大义凛然的话。

    不仅于此,跪在地上的奉文海,以及议事大殿的奉元,包括其他巨头,甚至连大长老在内,也是膛目结舌。

    严重怀疑,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

    “我知道,对于这个结果,很多人都会觉得难以置信。”

    “但人心都是肉长的。”

    “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奉元殿主,白发人送黑发人。”

    秦飞扬叹道,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原来是这样。”

    “他不是傻啊,是心善。”

    “真是一个好人啊!”

    “奉长老,以后你长点心吧,这么好的一个人,别再去害他。”

    四周的弟子闻言,都是一脸敬佩的看着秦飞扬。

    唯有奉子涵,眼中满是鄙夷。

    说得可真是动听啊!

    不去演戏,都浪费了这个天赋。

    最可气的是,尽管知道这人是在装模作样,但她还得笑脸相待。

    “谢谢姜师弟。”

    她看着秦飞扬,感激的笑道。

    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秦飞扬都不知道死了多少遍。

    “多谢姜兄。”

    公子奉还不知道真相,是非常真诚的道谢。

    奉文海也是对着秦飞扬感激一笑。

    虽然有些意外,虽然仍旧很恨,但只要能保住性命,比什么都好。

    后面的事,等到以后再说。

    “姜皓天,你确定?”

    大长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语气依然很平淡,但秦飞扬却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对他的不满。

    难道上官凤澜背后的人,真是这个老狐狸?

    看来这件事,得好好查一查才行。

    “弟子确定。”

    秦飞扬点头。

    “好吧!”

    “老夫尊重你的选择。”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从今日起,革去奉文海执法长老一职,并逐出九天宫,永远不得再踏入九天宫的大门。”

    大长老道。

    “谢大长老不杀之恩。”

    奉文海跪在地上,感激涕零的说道。

    能保住性命,他就已经很满足。

    并且他也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因为大长老是不会允许有污点的人,继续待在九天宫。

    当然。

    现在他也没脸继续待在这。

    “既然真相已经大白,那自然也要还姜皓天一个清白。”

    “上官凤澜,这事就交由你去安排。”

    大长老又道。

    “是。”

    上官凤澜起身恭敬的应道。

    “那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大长老说罢,声音便迅速消沉下去。

    上官凤澜收回目光,喝道:“程力,马上送奉文海离开九天宫!”

    “遵命。”

    程力点头,看向奉文海,道:“走吧!”

    “唉!”

    奉文海留恋的扫视着九天宫,最后发出一声低叹,便腾空而起,跟着程力灰溜溜的离开了。

    “姜皓天,晚上来见我!”

    上官凤澜瞥向秦飞扬,暗中说了句,也迅速消失了。

    “果然惹恼了她。”

    秦飞扬揉着额头,有些烦躁。

    不过一想到那四十亿魂石,他又精神了起来,看着旁边的奉子涵,传音笑道:“师姐,可别让等太久。”

    “哼!”

    奉子涵暗中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了。

    秦飞扬摸着鼻子,看着奉子涵的背影,眼中泛着一丝笑意。

    “走了走了。”

    疯子也起身吆喝道。

    秦飞扬微微一愣,连忙看向疯子,笑道:“疯子师兄,对这场戏,可还满意?”

    “前半场,倒是挺不错的。”

    “但这后半场,就有些没劲了。”

    疯子摇着头,施施然然的离开了。

    “我觉得还行。”

    秦飞扬咕哝。

    虽然最后的结局,跟他原本的计划有些偏差,但也让奉文海身败名裂了,并被赶了出去。

    与之同时,他还得到四十亿魂石,四件巅峰级神器,四种巅峰级神诀。

    并且也间接性的向上官凤澜示威了一下。

    这是血赚啊!

    “姜皓天,我太佩服你的为人。”

    “是啊,这都放过奉文海,真是仁义啊!”

    “以后要是有机会,还请赏个脸,去喝几杯,我真的很想交你这个朋友。”

    奉子涵,程力,奉文海,上官凤澜离开后,四周的弟子也一下活跃起来,朝秦飞扬围去。

    “呃!”

    秦飞扬看着四周的弟子,神色有些错愕,看来还顺带着赚来了一个好名声。

    不错不错。

    对于这个结果,他再满意不过,笑道:“行,以后有机会,在下一定请大家喝酒。”

    “那就这么说定了。”

    “估计你也累了,去休息休息吧!”

    “诸位,我们也散了吧!”

    当下。

    大家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去。

    慕天阳也带着慕青和郭雪琪一声不吭的走了。

    公子奉一直没走,等到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转身看着秦飞扬,感激道:“姜兄,真是谢谢你。”

    “平等交换,用不着说谢。”

    秦飞扬淡笑道。

    “平等交换?”

    公子奉一愣,有些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