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穿越小说 > 苏厨 > 《苏厨》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第一个承诺
    第一百六十五章第一个承诺

    骡车行了一段,范先生下车买了一套女童成衣,又取出一块红绸:“买鲜衣容易被追查,就普通衣服,加块红绸效果一样的,明润你要做什么?”

    苏油说道:“让整个鄯阐府的人,都知道侬智高来了!”

    范先生讶异道:“怎么可能?”

    苏油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先生你就看好吧。拴住那边巷子口上停车,待会我一上车你就驾走。耳朵放机灵点。”

    打扮停当,苏油从包里取出一把糖果,下车进了巷子。

    巷子里边,几个孩童正在玩耍。

    苏油看他们玩了一会,说道:“你们这样不好玩,会不会玩击掌游戏啊?”

    一个女童便看着他:“姐姐,击掌游戏怎么玩?”

    苏油才六岁,还没有变声,穿着女装捏着腔调说话,女童完全没有辨识出来。

    苏油便说道:“姐姐来教你吧。不过要配上儿歌才好玩哟……”

    很快,几个小童都将儿歌学会了,苏油说道:“好了,现在你们两两一组,玩给我看看吧,据说玩得好的,巷子口的柳树婆婆会给好孩子奖励呢!听说要是能教会别人的话,奖励会更多哟……”

    小童们便相互玩耍起来,苏油悄悄退出巷子,往巷子口柳树树杈窝上放了一把糖果,跳上骡车:“快走!”

    几个孩童玩了一轮:“咦?刚刚那小姐姐不见了。”

    一个孩子就说道:“快去巷子口看看柳树。”

    几个孩子跑到巷口,柳树杈子窝里真的摆着一些糖果。

    之前那女童便开心地拍手道:“真的呢!柳树婆婆发糖了!我们去教别的伙伴吧!”

    同样的事情,在鄯阐府各处都在发生,巷子口的石狮子爷爷有奖励,台阶伯伯有奖励,坊门基座公公有奖励,窗台大哥有奖励……

    骡车转了一圈,苏油上车换了衣裳:“可累死我了,先生且再等两日,两日内不见成效的话,你要行事,我绝不阻拦。”

    范先生说道:“这两日你住到我房间来,诸多事情,须得先交代一下,我留在二林部的图书文字,你一定要取回大宋。”

    说完又叹息一声,闭上了眼睛:“交给别人怕是不会重视,就当做我给你的念想吧。等你长大之后……算了,到时候我已不在,随你处置便是。”

    苏油也一脸沉肃:“先生不以油孩童之身,而托油以后事;油亦不敢以孩童之身承命,必继先生事业,安定大宋西南。这……算是苏油此生第一个承诺。”

    车辆晃动着前进,范先生的眼睛仍然闭着,不过胡须微微摇晃,脸上却泛起了微笑的神情。

    次日清晨吃过早饭,范先生出门去了,苏油估计是去继续跟踪观察。

    阿囤弥准备拉着苏油去逛街,苏油也想看看昨天傍晚的布置是否开始发酵,自然应允。

    就在这时,门外来了一队人马,领头的是一位军人:“我乃清平官坐下指挥,哪位是明润公子?”

    看来是产生效果了,苏油赶紧起身:“小子便是。”

    那指挥看了下苏油,似乎不敢相信:“小……小孩?”

    苏油点头道:“我就是苏明润,上官所来何事?”

    指挥说道:“有贵人要见你,随我来吧,对了……”

    说完对门外招手:“把东西都搬进来!”

    紧跟着进来一帮军士,大大小小一堆箱子,还有布帛花绸,看得院子里一群人大眼瞪小眼。

    指挥拱手道:“这是主上送来的礼物,小郎君,我们这就走吧。”

    阿囤弥起身将苏油护住:“这位将军,你们要带小油去哪里?”

    指挥笑道:“这位娘子尽管放心,总是好事情,我们很快便会回来。”

    阿囤弥冷然道:“我是大宋在藜将军,二林部大鬼主之女,小弟是我带来大理的,你们要将小弟带走,我必须跟着。”

    指挥验过阿囤弥的印信,脸上不由得抽了两下:“主上交代过万万不可得罪大才,既然如此,那将军便与小郎君同去吧。”

    事情有些出乎意料,好像偏离了预期的轨道,带上阿囤弥也好,估计大理人不敢拿有大宋官职在身的人怎么样。

    马车一路北行,穿过了整个城池,路上苏油听到空中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似乎是鸟鸣,又像是吟唱,不由得好奇:“这什么声音?”

    阿囤弥大大咧咧,撩开车窗:“指挥,这什么声音?”

    那指挥骑马跟随在马车边,闻言拱手笑道:“此乃我鄯阐府一绝,乃是东寺塔上的妙音鸟在鸣唱。”

    “是吗?”苏油也将脑袋探出车窗,就见马车经过了一座寺庙,庙内有一座高高的方塔,塔顶四角,有四座鸟儿的铜像。

    铜像造型非常奇特,展翅引吭,苏油看过关于西夏的纪录片,知道这东西叫迦楼罗,以龙为食,最后毒素聚集在体内,引发碧火而死。

    不过西夏迦楼罗是鸟身人首,大理的就是一只威猛的鸟类形象。

    现在正在刮风,估计是肚内喉间有什么机关,铜像发出了奇特而好听的声音。

    苏油不由得赞到:“妙极,当真是鬼斧神工!”

    这话挠着了指挥的痒处,顿时得意洋洋:“我大理金铜之工,冠绝天下,来过鄯阐府的人,无不为双塔妙音绝倒痴迷。”

    说完便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讲述双寺塔和妙音神鸟的种种灵异传说。

    很快马车进入了一处城关,房屋气象顿时一变。

    就如同眉山江卿聚居区一般,这里的房屋相比外围,明显是富贵人家所居。

    一座宏伟的官院出现在眼前,马车经过紧闭的正门时,苏油看到正门上头有一方匾额,知道鄯阐府司到了。

    马车在侧门边停下,指挥请两人下车,自有管家上来接着,请二人进府。

    一路进入美轮美奂的府邸,管家一路给苏油和阿囤弥讲解见到贵人时候的注意事项。

    穿堂过户走了好远,最后来到一个后花园池塘边的水榭,风帘下一位白衣文士听见脚步声转过身来,苏油一看不由得大讶:“高兄?!”

    白衣文士正是那天书店里遇到的高智升。

    高智升潇洒非常:“哈哈哈,贤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为兄一早便将你接来,还望贤弟莫嫌唐突。”

    苏油赶紧还礼:“不敢不敢,对了,这位是我义姐,二林部的阿囤弥。她与贵邦多有生意往来,以后还望高兄照顾。”

    高智升看着阿囤弥点头:“知道,二林部大鬼主家虎女嘛,大鬼主可安好?”

    阿囤弥施礼道:“回衙内,我已离家数月,不过从书信得知,家父身体清健如常。”

    看来两人本就认识,至少是相互知名。

    高智升摆手道:“今日只叙交谊文学,不论身份。”

    说完引二人入座,使女奉上茶水点心。

    水榭三面临水,风光旖旎,苏油便赞道:“此地风景绝佳啊。”

    高智升笑道:“平日里我爱在此读书写字,对了,龙老的书我粗看了,实在如醍醐灌顶,不过尚有诸多疑惑,今日便是厚颜求贤弟点拨而请。”

    苏油说道:“高兄之前,小弟何敢卖弄,不过被龙师提点得多了,做个传声筒还行。高兄自管垂问,苏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接下来两人便开始探讨起来,把阿囤弥抛在了一边。

    探讨了一个时辰,苏油见阿囤弥有些无趣,便对高智升说道:“此园风景甚好,要不我们逛逛?边走边说?”

    高智升这才恍然:“你看我就一书呆子脾气,怠慢了在藜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