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都市小说 > 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 > 《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正文 第414章 瞒不住了
    “父皇。”

    老皇帝瞧着她现在的样子,蹙了蹙眉头,因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多少猜到了钟离沁的小心思,故而没多问她何故这副打扮。

    钟离沁在宫里住了十几年,见了老皇帝,也不似其他人那般怕。她搀扶着老皇帝坐到椅子上,询问道:

    “儿臣可是打扰到了您休息?”

    “没有没有。”老皇帝笑眯眯地摆手答着,客套地问:“你可用过早膳了?”

    “那便一起吧。”

    “是。”

    老皇帝使了个眼色,下面的人连忙朝小厨房走,好吩咐厨子,多做出一个人的早膳来。

    这些天,老皇帝的早膳都是和明熙一起用的,见商裕并没有和钟离沁同行,伺候老皇帝的老太监大胆上前,低声询问:

    “可要把皇太妃请出来?”

    老皇帝看一眼钟离沁,想了想,明熙搬到了自己这儿,早晚是瞒不住的。钟离沁和明熙之间并没有多少恩怨,让明熙来一同用膳也并无不可。

    “去吧。”

    得到他的许可,老太监立马退下去,适时宫婢托着沏好的新茶走进来,钟离沁从容不迫地端起唯一的那杯茶,来到老皇帝面前,屈身盈盈一拜:

    “父皇,喝茶。”

    “好好好。”老皇帝笑着接过茶,象征性地抿了一口,便把茶递回来,钟离沁接过茶,放回原处,在老皇帝一声“坐”之后,坐回到原来位置。

    她坐回去没多久,才和老皇帝说了没两句话,明熙便到了。

    今日的她,一改往日的张扬,穿着一身藕粉色的衣裳,不知是衣裳眼色过于沉重还是她一身的佩戴过于朴素,钟离沁第一眼竟然没将她认出来。

    她并不知道明熙曾通过苗疆秘术改头换面一事,如果程娇娥在,便能猜得出,她的模样之所以会发生改变,并非衣裳首饰衬得老成,而是她的本面目开始一点点显露出来了。

    之前她为了维持自己年轻美丽的容颜,需半月喝上一回处子血,后来在被程娇娥算计之后,频率更是提高到每天就要喝上一回!

    现在她失去了从前的权势和凭仗,莫说半月,一个月也不一定得到一碗处子血,她体内的蛊虫失去鲜血,不暴动已经是大幸,容貌快速发生改变、衰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钟离沁仔细认了一会儿,才敢确定她的身份,试探地呼喊:“皇太妃?”

    明熙见到钟离沁,倒是分外自然地露出微笑,仿佛之前的种种事都全然没有发生过一般。她笑道:

    “我听说昨儿你和陛下大婚了?我身为长辈,本该送你礼物才是,可我现在身上着实没有什么好物件,只有这只镯子,跟了我十几年了,你如果不嫌弃就收下吧。”

    说着,明熙把手上的翠玉镯子摘下来,要往钟离沁手里塞,钟离沁连忙谢拒:

    “这我哪里能收呢。”钟离沁皮笑肉不笑地把镯子推回去,“您就收起来吧,父皇已经给过我礼物了。”

    “是啊。”老皇帝附和着,“沁儿她嫁妆聘礼无数,你即便是把这个镯子给她了,也不见得她会戴几回,还是你自个儿留着吧。”

    闻言,明熙倒也不坚持。她把镯子又套回自己的手腕上,走到老皇帝身边坐下,视线却还停留在钟离沁身上,奇怪地问:

    “安阳,你这是昨晚没休息好吗,怎么这么憔悴?”

    钟离沁来暖阁,奉茶是其次的,来诉自己昨晚的苦才是真的。奈何她坐了半天,老皇帝始终没问一句,明熙既问了,她急忙道:

    “昨夜我确实是辗转难眠。”

    明熙闻言,捂嘴偷笑道:“洞房花烛夜,这是在所难免的。”

    接下来话钟离沁不便说,她给红袖使了个眼色,红袖忙道:“皇太妃,您有所不知,昨夜陛下他根本没歇在明月苑里。”

    明熙面露诧异,忙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钟离沁却故意轻斥道:“多嘴的丫头!”然后看向明熙,故作不在意的大方样子,道:“想来是陛下他国务繁忙,所以才无暇与我共度良宵。”

    明熙一撇嘴,当着老皇帝的面,故意道,“即便是国务再繁忙,也总不能忙道休憩的时间也没有。”

    说着,她看向老皇帝,“这些话臣妾本是不该说的,可是他这也忒不像话了些,哪有新婚夜将新娘子一个人丢在新房里的?”

    老皇帝青黑着脸,昨夜的事,他本打算装作不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这俩女人把这件事放到明面上来说了,哪怕不为她们,只因为安平侯府,他也不能再装糊涂了。

    只见老皇帝佯怒,猛一拍桌子,喝道:“去把皇帝给我叫过来!”

    没人敢违背他的意思,立马有腿快的急忙朝咸阳宫跑,直到人的背影消失不见了,钟离沁才一抹眼睛,故作委屈道:

    “父皇您去叫他来也就罢了,他待会儿到了,切莫在他面前提起昨晚的事,免得他误以为我今儿是特意来向您告状的。”

    老皇帝并没有接她的话,只是黑着脸坐着,倒是明熙,开始喋喋不休地开导起钟离沁。

    她当着老皇帝的面,没敢说太多,只说了让钟离沁放宽心、老皇帝必然会给她做主一类的话。

    钟离沁敷衍地附和着,眼睛时不时地朝外头瞥一眼,两刻钟后,她终于瞥见了那抹熟悉的、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暖阁的院子里。

    在来的路上,商裕问了去“请”自己的小太监,老皇帝何故急召自己,得知钟离沁也在暖阁,不由一个头两个大。

    明熙也看见了他,明熙一见到他,便主动站起来:“妾身先回避了。”

    她前脚从前厅离开,后脚,商裕便走进来,自他进门起,钟离沁的视线就落到他身上,一刻也不离开。

    “父皇,您叫儿臣来有什么事吗?”

    “你先坐下。”

    商裕刚入坐,便听见老皇帝质问道:“昨儿你去哪儿了?”

    他看一眼和自己相对的钟离沁,心下了然,不急不缓反问道:“父皇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