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科幻小说 > 穿呀!主神 > 《穿呀!主神》正文 第20章 校园恶霸20
    希宁算是把这个黑芯莲花的套路给摸清了,并不是她大慈大悲地想放小流氓一马,要么是小流氓住得近,对方狠了,过来找麻烦;要么就是连小流氓也想当备胎。

    能抓住一个是一个,备胎多多益善。幸好情节里校草也就四个,如果来七八个,黑芯莲花也能用眼泪和女主光环全部给册封为“哥哥”的。

    其实安夕颜并不聪明,成绩不怎么样上看得出来。校长已经打过招呼,让老师好好教她,她只需要多努力,成绩不会是这样的。

    原因是她忙呀,整天的要对着四个校草巴拉巴拉小魔仙,还要吧嗒吧嗒掉眼泪,这可都是技术活,很累人的。哪里有空背英文单词,忙得打零工的时间都没有。现在看来不仅仅是校园内,校园外还要摆平一个哥哥。

    现在女主的光环被一件件事实慢慢磨灭,再怎么隐藏也露出了黑芯。

    希宁悠哉悠哉地坐在教室的角落里,看着坐在前面的安夕颜发愣。也不知道脑子里想些什么,都快要毕业了,还不赶紧地看书。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流氓旧情人来校门口找安夕颜的事情,整个学校都知道,学生再传到家长耳朵里,已经有家长打电话来,要求校长将安夕颜转校,不能带坏学校风气。

    校长也对安夕颜失去了耐心,又听到传说,安夕颜的父亲各种死因版本,有说她父亲碰瓷碰过火的,也有说是安夕颜那天和父亲闹矛盾,以至于让她父亲工作不在状态,出了车祸。

    说者可能无心,但结合安夕颜的种种表现,校长也是过来人,或多或少心里有了隔阂。

    所以校长不可能再资助安夕颜上大学了。

    如果是其他人,还不赶紧努力读书,要知道这里的学生大部分毕业后都要出国深造的,只有几个才去参加高考。而安夕颜此时的情况,校长绝对不会花上百万让她出国的。

    只有自己考,万一考试时运气好,能考上一个二本什么的,哪怕是小学校的大专,也至少以后是大学文凭。就算有可能读不出来什么,也至少让校长看到她正在努力。而不是现在整天地拉着苦瓜脸,呆坐在那里,好似全世界都欠她,都欺负她一样。

    就算现在发疯复习已经晚了,那晚上去找一份零工,开始准备起来。等到毕业了,直接过去当正式工。

    但安夕颜还在满脑子想着如何让四个校草回心转意中,只要有一个重新回到原来的样子,她毕业后过去当个助理、职员什么的,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何必要辛辛苦苦的出去找工作,而且她什么都不会。

    但四个校草现在看到她,都躲着,哪怕拦下也推说有事。越来越烦一个女孩子,动不动就掉眼泪,还有说什么误会的烂梗。

    他们马上要毕业了,全部都要进入大学进一步深造,等到毕业了,有可能开自己的公司,也有可能回到家里继承父业。就二三个月时间,没必要和一个名声不好的女孩子牵扯什么。更何况这个女孩子外面还有一个流氓哥哥,一个解释不清楚,人家指不定拿着刀上门来。

    希宁等着任务结束,因为是第一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有时试着联系那个,二句话就将她踢进这个世界的声音,可对方就是渺无音讯,没有任何回复。

    那她也只有等,天天象看戏一般看着安夕颜坐在位置上发呆,随后抽筋一般地找机会、到处堵截校草们,用带着雾气地大眼睛,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结果想象得到的,堵了一段时间后,就连王子龙都不耐烦了,直接转身就走,连话都不愿多说一句。留下安夕颜在原地,眼泪吧嗒吧嗒。

    就这样,安夕颜越来越憔悴,可没一个人关心她。她就越发自怜自悯般的难过,掉眼泪。得到的,是众人鄙视的目光,暗地里议论她那些事情。以前的脑残粉,都嘲笑她为了当有钱人家的太太,无所不用及其。

    安夕颜灵敏的耳朵听到,触动了她脆弱敏感的心,也越发难过,就这样反复叠加循环,几乎天天以泪洗面,就连老师都懒得劝,上课爱哭就哭吧,只要不出声音。

    期末考试完,还有一周时间就要毕业了。成绩不用担心,毕业文凭肯定会发下来,随后出国深造,镀镀金后回来。

    就等着拿到毕业文凭,希宁感觉自己任务应该已经完成了。

    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哎,任务还没完成,只剩下一周时间了!”

    “谁?”希宁一个激灵,左右看了看,没有任何人。

    “听到没有,你任务没完成!”声音很不耐烦地说。

    应该就是那个踢她进这个任务的家伙!

    “不用说话,心里想想就行。”

    希宁左右看了看,同学们没有一个注意到她这里的状况。看来没人听到她和那声音的对话。

    希宁不满地在脑子里想:“哪里没完成?不是不被学校开除,还有欺负安夕颜嘛。我哪一点没做到?”

    声音一个冷哼:“你欺负安夕颜了吗?”

    “怎么没欺负?现在她被揭下面具,所有人都看穿了她的本质,天天的真哭、真掉泪,还算没欺负?”希宁想不通。

    声音:“人家要的是真正的欺负,辱骂、打一顿。最好是打脸,啪啪啪的那种!”

    滚了去了!希宁翻白眼。还要啪啪啪打脸的欺负,看来身主之前多委屈呀。

    声音虽然听上去挺好听的,但显得很冷淡:“一周时间,赶紧完成了。”

    “哎,哎~”希宁还没问完,声音就消失了,任凭她喊了几声,还没有回来的意思。

    好吧,完成任务。真正的欺负!

    可看到此时消瘦得都快被风吹起来的安夕颜,希宁突然发现自己很难动手。姐很温柔、不暴力的好不?

    那就辱骂,还有一周就要毕业了,期末考试都考完了,不会因为她的几句话就开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