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科幻小说 > 穿呀!主神 > 《穿呀!主神》正文 第14章 校园恶霸14
    看着四个女生来者不善的样子,希宁叹气,好老套的情节呀。

    她是不是应该带着紧张和惧怕的目光,甚至退缩着:“你,你们想干什么?”

    但希宁不想多费口舌,翻了翻眼,吐口而出:“高中毕业后,我要到国外去了。”

    四个女生一愣,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呀?这话什么意思?

    好吧,这对于高中生来说,可能难了点,更何况脑子比较笨,不笨怎么会被黑莲花利用?

    希宁索性说开了:“与其你们来找我麻烦,看着别人跟着心里喜欢的人卿卿我我,还不如自己想想利用剩下四个月不到的时间去表白。否则等到毕业后,你们想再碰到他们,就难了。趁着年轻,不留下后悔的青春。”

    她们一时愣住了,半晌为首的那个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你有什么阴谋?那么好心叫我们去表白。”

    切,希宁一个冷嗤:“那你不要去表白好了,反正我不会象人家那样,霸占着不放手。一看到有人靠近,就会冒出来掉眼泪,玩得可转了。好好想想,人家是用什么手段让喜欢的人入眼滴,你们长得再矮矬穷,也比人家强吧?”

    女主不在时,光环作用比较小,说什么眼药要到处洒。

    四个人眼里顿时亮了,是呀,她们为什么不能去表白?

    希宁左右看看:“想通了吗?快要上课了,要么让路,要么帮着情敌继续和我闹!”

    为首的还是咬了咬嘴唇:“反正你别再欺负安夕颜了,否则我们饶不了你。”但路是让出来了。

    这话听得老茧都快出来了,希宁小手指掏了掏耳朵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回到教室,就看到安夕颜死死盯着她看,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雾气中带着几许期盼。但她往后一靠,用戏谑的目光看着她。到底是最后一排,靠着背后的墙,不怕椅子往后斜得太厉害而倒塌,做得真是舒服。

    此时,两人隔着七八张的桌子,离开至少五米远,没人会认为她还能欺负到安夕颜。

    看到她没有过去找茬,也打了上课铃了,安夕颜也只有悻悻然转过头。

    上完一节课,就被教导主任叫到办公室里了。

    以前的剧情是,厕所身主被骂后,跑到安夕颜那里讨要公道,结果被教导主任叫去训话。怎么她没骂安夕颜,还是被叫去了?

    好吧,情节如此,按照顺序。

    走进教导室,她直接就问:“老师,你叫我有什么事?”

    是呀,有什么事,怎么就想着叫她过来,那时想的是什么呀?但教导主任还是挺客气地,请她坐下。

    面对面坐下后,教导主任扶了扶眼镜,怎么还没想起来叫她来干什么的。看到她吊着三角绷带:“嗯,嗯,你手上的伤怎么样?”

    希宁立即轻轻捂着吊着的手臂,一脸地愁容:“都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结果那么严重。医生说要一个月,现在才一周时间。手臂到现在还是不能用力,有时还隐隐作痛。”

    这样子说她欺负同学,鬼才相信!

    毕竟教导主任和女主接触少,光环影响也少,听到后好似想起来刚才的念头:“我好象听到有同学说你和一个同班同学相处得不是很融洽。”

    “谣言,妥妥的谣言!”希宁立即反驳,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倒是妥妥的:“我们班级是最扶持弱者的班级,我受伤后,手臂不能被碰到,同学都很主动的避开。包括我们班级里的安夕颜,是个孤儿,父母都死了,好可怜呀,实在太可怜了,我和大家都很照顾她的。”

    “这样呀!”教导主任扶了扶眼镜,好似带着几分沉思:“听说上节课下课,在女厕所里,有人和你起争执……”

    “谁,谁呀?”希宁眨巴着眼睛:“说的人简直胡说八道,争执没有,倒是有人好心问我,需不需要帮助。我们学校的校风一直都非常好,尊老爱幼、同情帮助弱者,这和学校的教育以及老师努力分不开的。说的人,要么看错了,要么就是别有用心!老师,你别当真,也别生气。”

    反过来劝了,而在以前的情节中,这个时候,身主已经委屈得、哭着跑出了办公室。

    自然希望万事太平,教导主任微笑着:“可能是看错了。听到你受到妥善的照顾,那我就放心了,没事了,出去吧。”

    “是,老师!”希宁态度非常好的,非常有礼貌地点了点头后,站起来,并且还把椅子放放好,这才走出办公室,并且轻轻关上门。

    该吃午饭了,希宁又跑到王子龙班级走廊那里等着了。

    好不容易让王子龙对黑莲花有点意见了,不能又被几滴眼泪弄迷了眼。这眼药虽然多,但也要省点用,多用也会药物耐受的。所以要日防夜防、中午吃饭也防,一定要挽救王子龙这个傻大个。

    看着安夕颜只能遥遥对着咬着嘴唇的样子,简直是太爽了。有胆子来呀、来呀,承认喜欢的是王子龙,放弃其他三个校草。

    对于贪心的黑莲花来说,能抓在手里的牌当然越多越好,不能为了一个,损失了三个。其实她不知道,到时会让她一个也捞不到!

    以前四个校草有空没空就往安夕颜教室那里走,有意无意地就靠近她。现在呢,班级门口罗雀,不要说校草了,要不是水泥的,草都快长出来了。

    王子龙虽然还回头看了安夕颜二眼,女主光环还是在那里的。但毕竟弄烦了。一上去就象斗鸡一样,“你无理取闹,你才无理取闹”的无限循环,是谁都会烦的。

    这就是了,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再多的好感,也经不起女主这样的作。青春的懵懂,如果在社会上滚一圈后,很快就会被现实磨去青涩,只有回忆还是美好的。

    因为李晴羽的手还不方便,王子龙帮忙端餐盘,并且在同一桌上吃饭。

    不一会儿,冷鹤鸣也过来了。虽然冷鹤鸣对人比较冷,但对于同班同学王子龙还算是关系不错,毕竟王子龙家不少钱在冷鹤鸣爹的理财公司账户里做投资。

    过了会儿,花泽云也过来,将一桌四个位置全都占满了。

    希宁苦笑着:“花公子,你也坐过来呀,是不是嫌我活得还不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