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穿越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历史大商人》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吕宋
    “郑芝龙的儿子?”燕飞目光变幻,片刻之后却是笑了起来。

    郑芝龙的妻妾很多,儿子数量也不少。单单是成年的就有好几个,其中最有名的也是最重要的长子就是那位国姓爷。

    历史上这位国姓爷驱逐荷兰人收复弯弯岛,北伐意图收复中原。一生致力于抵抗满清是真正的民族英雄。

    燕飞虽然说是和郑芝龙敌对却从未想过对这位国姓爷做什么。甚至还对麾下兵马下过命令不得杀伤郑芝龙的家眷,为的就是避免伤到这位国姓爷。当初攻占金陵城的时候国姓爷就在金陵城内的国子监读书,是燕飞特批放他带着随从离开的。

    现在郑彩想要保命出卖郑芝龙的儿子,肯定说的是国姓爷。因为只有身为长子的他才够这个分量。

    果然,郑彩说的的确是国姓爷的下落。身为郑氏集团的继承人国姓爷的分量可谓十足。

    “嗯,我知道了。”燕飞摆手“你也算是将功赎罪,以后就在这边好好过日子别再回老家了。”

    燕飞饶恕了郑彩抵抗朝廷大军的罪过,让他带着之前郑芝龙带过的不少家眷以及高级将领的家眷们在附近组建了个村落就此过日子。至于国姓爷,燕飞向福建的兵马下达了命令停止搜捕郑氏集团成员,从此之后就算是直接赦免了。

    看在国姓爷的面子上,燕飞轻轻放过了那些郑氏家族的成员。明令除了郑芝龙本人以及他的第五子郑袭之外其他郑氏家族成员都被赦免。

    郑芝龙历史上主动北上带着自己多年积攒的数千万两银子投降满清,之后这笔华夏百姓血汗的巨款就便宜了满清野猪皮。这种卖国求荣的叛徒必须死。

    而郑芝龙的第五子郑袭则是在康熙年间投诚野猪皮,后来甚至做到了钦命荣禄大夫头兼管内阁大臣的位置。绝对的狗奴才。这种奴才自然也不能放过。至于其他人则是可以看在国姓爷的面子上放他们一条生路。

    攻占了热兰遮城之后燕飞并没有直接南下去追杀郑芝龙,而是调遣兵马进攻赤嵌地区的赤嵌城等一系列殖民城堡。将驻扎在这边的众多荷兰人或杀或抓清缴一空。

    台南的荷兰人数量并不算多,加起来也不过两三千人。这其中还包括有传教士商人水手甚至家眷等等。而且这些人也不全都是荷兰人,许多都是在欧洲混不下去的其他各国雇佣兵。

    对待这些殖民者们,燕飞下手就狠辣多了。

    除了年轻女眷让士兵们用服役积分兑换分掉做婢女之外,其他人不管是城主还是雇佣兵,不论是贵族还是流浪汉全都被驱赶到鲨鱼湾招来鲨鱼之后推下海去喂鱼。

    燕飞在清除台南各地的殖民者的时候,分派出一只船队运载了数千名士兵北上鸡笼地区攻击那些占据了弯弯岛北部的荷兰人。那边的荷兰人被抓获之后大都被当地的百姓生生打死。反正最后也是没有一个俘虏留下来。

    扫荡了弯弯岛上荷兰人的同时,燕飞在当地招募汉人组建镇守军,同时从内陆大量运送无地流民们来到这里分发土地开荒。所有的武器铠甲以及城镇全都交给汉人占据,至于其他民族是继续在山上生活吧。

    在安置了弯弯岛上的事情之后,燕飞带着船队再次南下。这次的目标直接指向了南边不远处的吕宋岛。

    吕宋在古代是一个小国的名字,宋朝的时候汉人就乘船南下来到这里开展贸易逐渐定居。等到蒙元入侵的时候大量南宋遗民出海,其中许多人都来到这里扎根生活。这里盛产黄金,物产丰饶。大批沿海商民不断抵达使得双方之家你的贸易非常繁荣。

    明朝的时候吕宋曾经向大明朝贡是大明的藩属国之一,不过后来大明在内忧外患之中逐渐衰落,当西班牙人凭借着坚船利炮征服吕宋的时候大明并没有能够给与帮助。

    1571年的时候吕宋国王苏莱曼在与西班牙人的海战中阵亡,此后失去领袖的吕宋逐渐沦为了西班牙人的殖民地。

    与其他殖民地一样,西班牙人在吕宋实行残酷的殖民统治。甚至为了掠夺财富以及降低抵抗对拥有财富与学识并且拥有很高威望的华人下手,发起了一轮又一轮对华人的大规模屠杀。在吕宋的华人在无数次的屠杀之中几乎被赶尽杀绝!

    而大明则是因为自己以及自身难保所以根本无力去管这种事情,后面的满清更是恨不得海外的汉人死绝才好更加不会去管这种事情。

    曾经遍布东南亚的华人在西班牙,荷兰,英格兰,法兰西等等欧洲殖民者的屠杀下成为了少数民族。数百年的时间里,无数汉人倒在了这些殖民者的屠刀之下!

    只要是想到这些,燕飞心头的怒火就犹如火山般咆哮无法抑制。为此他甚至暂时放过了逃亡澳门的郑芝龙,选择直扑吕宋。

    马尼拉,吕宋最大的城市。西班牙人在这里的统治核心所在。他们不但在这里驻守有数以千计的军队以及一只规模不小的船队。还有大量的平民,传教士以及众多前来冒险的恶棍流浪汉等等。

    这些人在马尼拉这里都是权贵阶层,只要长着一张白人的脸就能在这里作威作福肆意凌辱当地的华人与土著,日子比起在遍地贵族的欧洲不知道强上多少。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热带疾病以及生活饮食实在不好忍受,那这里就是他们的天堂。

    西班牙人在扼守马尼拉湾入口的甲米地修建了一座城堡,在城堡上安置众多的火炮与哨岗就足以保护马尼拉湾内众多的商船与战舰。至少以这个时代的技术水平来说,想要突破这里必然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清晨时分,几个打着哈欠穿戴着甲胄的西班牙士兵摇摇晃晃的走上了哨岗,接替昨夜值班的士兵之后就怀抱着火枪靠在围墙上闲聊打屁。

    “嘿,那是什么?”一个无聊说笑的卫兵无意间看向了海面,随即疑惑伸手指着远方询问自己的同伴。

    几个卫兵都是不约而同的转头向着海面方向看去,然后他们就看到了几艘极为古怪从未见过的船只正在以前所未见的速度靠过来。

    “见鬼,那是什么?”卫兵们还在疑惑自己看到的是那种没有帆却能跑的极快的是什么船的时候,随即就看到那几艘怪船上突然腾起了阵阵白烟。

    一阵雷鸣般的呼啸声带着撕裂空气的怪异声响呼啸而来,随即重重撞在了炮台附近的厚实城墙上。

    由巨石构建的炮台被轻易轰成了碎块,纷飞的石屑好似无数横飞的子弹般将附近的一切都给撕碎。几个正在炮台上清洗火炮的倒霉炮兵直接被撕裂成了碎块。

    轰鸣的爆炸声响惊醒了整个炮台,众多还在美梦之中的西班牙人急匆匆的想要赶赴各处作战岗位。可山崩地裂般的炮击接连不断,呼啸而来的炮弹不断落入这座炮台之中,恐怖的冲击波以及纷飞的碎块将众多的西班牙士兵放倒在地。

    对于有着固定坐标并且缺乏有效防护完全是露天安置的那些西班牙的火炮来说,他们勉强进行的反击根本无法够到海上的怪船。可怪船那边的每一次轰击都会带来可怕的杀伤。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十多门安放在炮台上的火炮就已经被全部掀翻,数百米驻守在这座炮台上的士兵死伤惨重,全都瑟瑟发抖的躲在各处角落里不敢露头。这些人有不少都参加过多次战争,却从未遇见过如此猛烈的炮击!

    一艘艘的小船缓缓靠岸,众多手持火枪的士兵们跳入海水之中高举着步枪冲上了海岸。

    这些虽然入伍时间不算长可却是历经了多次战争的士兵们有着最好的训练与最好的后勤补给,也有着最强大的士气在支持他们。像是这次攻击吕宋的作战行动他们每人都能拿到至少一百点的服役积分,而这一百点足够他们在东北地区的军垦农场购买一亩多或者是在海外殖民地购买两三亩的土地!

    华夏的百姓是最勤劳的,也是对土地执念最强烈的。为了获取积分去换土地,燕飞麾下的士兵绝对是这个时代最勇敢的。哪怕是和强大的对手白刃战也不会有丝毫的退缩畏惧。

    而且燕飞军中几乎没有这个时代普遍存在的逃兵。因为逃兵不但会被判处死刑而且还会被追缴所有的积分哪怕是已经换了的土地也会被追回。他的家人会被四周的邻居们所嗤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在现实的利益与面子的面前,逃兵这种事情在燕飞的麾下极为罕见。而如果是在战场上战死,不但能够获得巨大的荣誉,家人还会获得极大的奖励足以丰衣足食的过上一辈子。在这种奖罚分明的情况下燕飞的军队战斗力堪称恐怖。

    三百多火枪兵端着上了刺刀的火枪冲入了炮台,一番短促却并不怎么激烈的混战之后炮台内的守军被全歼,燕飞这里也多了上百个俘虏。

    “把俘虏都带上。”远洋渔船上的燕飞收到电报之后之后直接下令带上俘虏继续向着马尼拉进发,准备到了马尼拉之后将这些战俘们都交给当地的华人去处置。反正不可能让这些人活着回到万里之外的家乡去。

    “出发!”燕飞再次下达命令“目标马尼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