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量子意志 > 《量子意志》正文 第三百十九章:最后的诊断
    第一次亲手杀人,但却没有感觉得任何不适,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心中将这样的场景模拟过无数次了。

    冰冷的尸体、满地的血迹,这就像是日常生活的背面,是他所渴望的黑暗的、刺激的生活。

    接下来……

    少年的视线移到一动不动的风铃身上。

    只要将这位医生姐姐拖到外面,伪装成死于群殴的病人之手就可以了。从头至尾,他都没有与风铃接触过,没有留下任何指纹,那些警察做梦也不会想到杀害风铃医生的,是一个不起眼的玩偶。

    说起来,另外两个顺手“捡”来的玩偶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在解决掉那个老师之后,将它们一起处理掉吧。

    少年弯下腰,将手指置于风铃鼻前探探呼吸。

    呼吸已经彻底停止了——让风铃快速而没有痛苦地死去,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不过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好看的姑娘到处都有,而今天之后,他就能正式成为『组织』的正式成员,连最强能力者都能干掉的他们,已经能具备了无法无天的资本了。倒是后如果再遇上心仪的姑娘,就用能力将她绑来吧!

    因为……

    “已经没有人能制裁我们了!”少年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真是完完全全的中二少年啊。”

    少年双目一凝,因为面前的“尸体”突然间说话了。

    他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想要叫出声来,可是声音却卡在了喉咙。他能看见自己脖子飚射而出的鲜血,大脑仿佛停止了运转,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被刺穿了心脏的人没有死去,反而趁他放松戒备时给了他一刀。

    “本来还不错的能力配上一个愚蠢的使用者,就会发生这种事,嘶——”风铃倒吸一口凉气。

    果然伤口好疼!虽然她的能力能够瞬间让伤口愈合,但疼痛感是无法消除的。珍爱生命,远离战斗……疼死她了!她可是那种抽血时都会害怕得脸色发白的弱女子呀!

    风铃躺在地上强忍着剧痛,装死了老半天,才终于等到少年走到自己身边。

    这个距离,藏在她袖口里的手术刀才能发挥它的作用。作为一名医生,她可以很负责地宣布,这一刀下去,对方已经死定了。

    “人体内就像一个小小的压力容器,喉咙割破以后,会导致体内失压,由此对体内各个重要的组织器官造成影响。当器官不能适应这种突发的变化时,功能开始快速失常,最终导致人死亡。”

    她“善意”地为少年科普着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接下来,你的力气会逐渐削弱,手脚冰凉,大约一分钟之后,你就会彻底失去知觉。”

    少年说不出话来,手指指着风铃,那“嘶嘶”的声响仿佛像是要质问风铃什么。

    “嘘。”风铃将食指贴在自己的嘴唇上,比划着噤声的手势:“你的声带已经被破坏了,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说出来来,这是我身为医生,对你做出的诊断。”

    风铃就这么坐在少年身旁,她抬起手腕,打开全息手表的计时器,设定了一分钟的计时。

    “这是你最后的时间,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计时器的数字是红色的,少年觉得不停流逝着的数字仿佛旋涡,正在将他仅存的意识和视线全部席卷进去。这也许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如此直观地感受到“时间”的流速,而一切也正如风铃所说,他不再能感受到自己的能力,连动一动手指都变得无比费力,手脚冰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计时器逐渐归零。

    在此期间,风铃还时不时地说上些什么。

    听力也逐渐在消退,所以有些话听得不是那么清楚,悉悉索索的语句听起来就如同摇篮曲一般。

    马上就要成为组织的核心成员,展现开一段崭新的人生,他曾经渴望的一切刺激的生活都能变成现实……

    就差一点了!

    许多想法混杂在了一起,连思绪也变得混乱不堪了。

    唯独一个念头清晰地烙印在他的脑海里——他不想死。

    少年动了动嘴唇,如同溺水者试图握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

    风铃平静地看着少年的目光失去光亮,直至确认他已完全失去了意识,才将食指移向了后者脖子的伤口。指间划过的位置,就如同手术线般将少年开裂的嗓子缝合在了一起。

    “算你运气好,要是换做其他人,你就死定了。”风铃叹了口气。

    伤口能够复原,“状态”却不行。

    他还要昏迷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苏醒,而当他醒来时,的确会发现,他的人生轨迹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或许要比他想象中更加刺激一些。

    他会发现自己在被押送去超能力犯罪者监狱的路上,监狱里,关押着无数来自联邦各地,因为『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关押起来的超能力犯罪者。

    至于在监狱里会发生些什么,那就是另一个版本的故事了。

    然后风铃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之后,才有人接听,迎接对方的,是一通劈头盖脸的咆哮。

    ——“你们这些家伙到底死哪去了?我差点就被人干掉了而你们居然还在赶来的路上?怎么?是想以后受伤需要动手术的时候,让我不小心把手术刀拉在你们肚子里吗!?”

    一鼓作气的痛斥让对方半天没能缓过神来。

    十多秒之后,电话那头的男子才弱弱地说道:“你今天吃枪药了?”

    这根本不像风铃的作风啊。

    以往无论任何时候,风铃都会尽力维持自己可爱甜美的形象。

    “我吃你&*#%@*#@#!”

    心脏的伤口还是很疼。

    所以风铃要这么吼出来心里才能好受点——为什么她一个本应待在后方的医务人员要面对这么危险的情况?而这几个本应该昨天就抵达东区的押送员整整耽搁了一整天?

    “马上,马上就到,我们已经在路上了,最多半个小时!”押送员懵了。

    看来,这次风铃大小姐是真的生气了,连粗口都飙出来了。

    被骂了一通之后,押送员背后有些发凉。

    协会里医术最高超的人便是风铃,除了能力之外,她还是中央城区著名医学院的博士……万一之后受伤了,风铃该不会打击报复他们吧?

    想到这里,他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